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以下为这篇文章全文

2018-11-05 09:52:02

遭微软解雇明星员工心路历程:我该选择早点离开 - 微软,Microsoft

4月24消息,美国着名科技博客TechCrunch近日发表了前微软员工马克斯-扎查利亚德斯(MaxZachariades)的一篇回忆文章。该文章追述了过去五年中他在微软所遭遇的一切以及他的心路历程。

以下为这篇文章全文:

大约20年前,我在一台TULIP便携式电脑上首次接触到了Windows操作系统。图形用户界面、图标和鼠标,一个全新的奇妙世界展现在我的眼前。

读大学期间,我获得了暑期在微软实习的机会。我无比骄傲地穿着微软的有领衬衫,炫耀着我胸前挂的“微软产品专员”徽标。在Windows2000推出的时候,我给工程学院送去了正式的评估副本。那里的教师们难掩羡慕之情,并惊叹于我如此痴迷这家公司。他们称呼我为“微软人”,我视之为一种赞美之词。

在2005年,我被委任负责领导微软欧洲的两个项目。微软的一切似乎都很超前:虚拟会议、数字化日历、弹性的工作安排、按摩椅和免费咖啡。而且,那里的厕所也出奇地干净。我合作过的大多数跨国公司都没有如此优越的环境。

就像梦游仙境的爱丽丝一样,我神气活现地行走在微软的园区里,尽情地畅饮着微软提供的免费饮料。在2007年,我得到了一枚“蓝色徽章”,并正式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陨落的明星员工

在转正的头一年,我获得了令人肃然起敬的“金星”奖。奖品上写道,“祝贺你!鉴于你对于我们事业成功的卓越贡献,你已荣获‘金星’奖。我们很高兴地通知你,你将会获得1000美元的奖金。自从入职以来,你一直积极地投入工作,你是一颗正在冉冉升起的星星。”

微软还赠送了自有品牌的小发明、激光指挥棒、存储钥匙、塑性晶体和其他玩具。当我提议将部分奖金捐给慈善机构时,我的言辞被认为不合时宜,含有挑衅的味道。

那一刻,我瞠目结舌。在人们已习以为常的固定程式的祭坛中,任何原富于创新的想法均可能会成为牺牲品。若想打破这种格局,只会遭到惩罚。

微软的会议

微软的企业文化很注重会议。深入分析,你就会发现微软的会议实际上是分散和逃避决策的一种方式。是的,让我们花费数周“与股东一起评估”吧,这比我们自己高效决策要安全得多。微软不相信个人能够独立作出正确的决策。

那么,在这些大会小会上,他们又会作出怎样的决策呢?他们会通过头脑风暴法找到惊世骇俗的新创意吗?他们能发明出新的产品吗?为什么他们拿着工资却乐此不疲地参与到文山会海之中?微软有这么多的闲钱供养如此多的员工高谈阔论吗?

也许微软有这样的闲钱。微软的现金储备极其充裕,它在银行存有大约600亿美元现金。撇开其现金储备不谈,让我们来看看微软各种名目的会议吧:战略评估会、深度研究会、虚拟喝咖啡时间、季度会议、每月碰头会、主管峰会、领导层会议,等等。

谁来组织这些会议呢?别担心。每个部门均设有自己的“业务经理”。由于业务经理级别太“高”,他不会屈尊下来处理这些琐碎的后勤事务,于是引入了“经理助理”和“行政助理”,他们直接对“业务经理”负责。

大型企业都有管理费用,这无法避免。管理费自然需要管理,而管理它们的是:部门经理、项目经理、总经理和一批职务中带有“高级”二字的人,以及一大批新的董事、股东、企业老板以及他们各自衍生出的林林总总的关系。

所有那些会议组织者不做任何具体事情。决策和生产是艰苦的活儿。如果这种重大的活动不得不执行,那么他们就会雇用外部顾问来做,因为这样又轻松又无风险。

现如今,微软已没有了创新的压力,没有了长远的规划。这家公司正在变成电脑行业中的麦当劳。廉价、大众的产品无处不在。没有营养,没有思想,也没有文化。Windows8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新的Metro界面不知疲倦地显示着来自Facebook、Twitter、站和证券报价机上的微不足道的更新信息。恼人的噪音从用户登录的一刻就开始分散他们的注意力。

在一个早已吵吵嚷嚷的世界里,Windows8所做的只是提高了噪音的分贝。

终遭解雇

我的错误在于,我本该在更早的时候自觉地离开微软的。

事实上,我在微软过得很安逸,很舒服,甚至有点昏昏欲睡。当我从一个会议转到另一个会议,说着和做着毫无意义的工作,过着人间天堂般日子的时候,我为何费心劳力地到别处去找工作呢?我舍不得那种舒适的生活。

年复一年,我开始对这种无意义的工作表达自己的担心。为何每个月填满几十张记分卡,却从来没人看?为何要无休止地参与各种会议?为何本来没有任何事情要议,却还要计划碰头会?为何即使是一些微不足道的项目决策,也要花费一个月力图追着董事委员会批复?为何每个月要给人们的邮箱群发通讯和每周故事,吹嘘我们的团队多么伟大?

他们在我的业绩评价表中写道,我缺乏“对权威的敬意”。“微软人一般都是终生聘用的。”我的老板一次对我说。许多员工均在微软工作了15年,甚至更久。要想逃离这种等级制度,你就必须自谋出路,自担风险。

我对于整个工作流程感到不满。我被视为“反叛者”,领导层开始对我进行孤立。原先计划给我的升职机会也被取消。终,人力资源部给我发来了正式的警告信。如果我主动离职,他们会多给我支付12周的工资。但是,我决定向微软层反映我的想法。

下面是我给微软的一位企业副总裁发送的电子邮件的摘要:

“不可避免的,大型公司都会发生一定的管理费用。但是,我们从未看到任何公司的时间和资源出现像我们这样大的体制性浪费。

……

包括高管在内,耗费了太多时间在没有目的或待议事项的会议上。让我引用今天的通讯中的一个例子吧。一位高管谈论了他在3月的计划:

‘3月将是非常繁忙的一个月。我首先要出席公司总部的会议,然后将要前往圣迭戈,再回到这里参加为期一周的战略规划会议。’……

我极力想弄清楚这位高管将会在3月完成什么任务。我所看到的只是一系列昂贵的差旅和没玩没了的、毫无结果的聚会。

微软能够承受这样的浪费吗?

所有时间全部浪费在了参与无穷无尽的会议,起草和修改“团队故事”。我相信,我们只需要其中10%的资金就能够取得相同的结果。若有机会,我能够更详细地阐述这个主题。

……

在新技术层出不穷、竞争日益激烈的今天,我相信微软及其内部的每个部门都应该以身作则。我们不能承受这种浪费。”

在发出这封电子邮件后的数小时内,我被匆匆解雇了,而且被护送至大门。这一天,离我进微软五周年仅差几天时间。

手机捕鱼游戏代理
柴油发电机厂家
谈话室防撞软包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