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信息港

当前位置: 首页 >故事

抗癌药代购人获释能否成为有价值的判例

来源: 作者: 2019-05-18 11:34:58

抗癌药“代购人”获释,能否成为有价值的判例?

作者:然玉

近日,一位名叫陆勇的慢粒白血病患者,在高药价的逼迫下,走上了海外代购国外仿制药的道路,他也通过购的信用卡为很多病友代购了这种药物,被称为抗癌药 代购人 。但因为此,他被湖南省沅江市检察院以涉嫌 妨碍信用卡管理罪 和 销售假药罪 提起公诉。消息爆出,493名白血病患者曾联名写信,请求对陆勇免予刑事处罚 1月30日,陆勇代理律师说,检察机关撤回了对陆勇的起诉,法院也对 撤回起诉 做出裁定。(2月1日《中国之声》)

时至今日,广受关注的 陆勇案 ,终于有了还算美好的结尾。事后回望这一波三折的剧情,还是不免令人感伤不已。一面是生存的需要,一面是法理的权威 当我们解读本案时,的确曾经一度陷入了,某种难以抉择的两难困境。所幸,检察机关终选择撤诉,于是公众方才摆脱了,那种内心的挣扎状态 抗癌药 代购人 ,终究没成为因此获刑的人。只是,对于这个结果,又有谁能说清,到底是纯属侥幸,还是理当如此?

抗癌药代购人 , 数百名病友写信求情 ,尽管有着各式悲情因素掺杂其中,但我们丝毫不应怀疑,司法机关的终决定,想必与之关系甚少:当地之所以决定 撤销起诉 ,更多还是立基于,对基本事实的认定、对既有法条的援引。检方的高明之处在于,回避了本案的伦理和道德成分,通过针对性地运用相关法律条款,就化解了此一无比棘手的问题。然而不得不说,这种技巧性的应对方式,也在无一定程度上,弱化了该案可能产生的正面示范价值。

陆勇案 也许是一个标志性事件,但它却难以成为一个有效的判例。这是因为在本案中,司法机关自始至终,都不曾宣示出明确的价值立场,不曾创造性地引用法条释放释义。这意味着, 代购抗癌药 一类的行为,其法律定性和违法风险,和以往并无任何不同。此一结果,无疑仍旧构成了,对潜在代购者的敲打与威慑。典型的的例子是,陆勇在被问及 会否继续帮病友代购抗癌药时 ,已经变得谨小慎微、不置可否。

当然,对当地司法机关处理本案的手法,我们实则很可以理解。作为地方层面的检察院,其本就无力承担太多。真正需要追问的,应该是 病患们,为何会走投无路,被迫冒着法律风险,去购海外药品? 其中缘由固然很多,可至关重要的一点在于,药监系统在审批环节的低效,使得众多外国廉价药难以合法引入。这导致很多时候,病人群体只能自己购药品,从而维系活下去的希望。在此语境内,倘若司法机关还锱铢必较、严加打击,多少显得不够人性。

一切正义的法律,都必须获得不折不扣的捍卫。但其前提是,不让公众在 守法与求生 之间,做出非此即彼的选择。陆勇案的本质,其实是药监、卫生、商务等职能部门,未能积极履职主动作为,久而久之就将矛盾转嫁给了后端的司法环节。有鉴于此可以确信,只有畅通并规范,廉价外国药的正规引进渠道,才能彻底避免这一类尴尬重演。

格宾网箱
履约保函
水产鱼苗批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