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男生割包皮疑遭医生猥亵 被手淫拍照

2018-12-08 20:17:33
男生割包皮疑遭医生猥亵 被手淫拍照() 小东的父亲出示公安机关的答复意见书。

今年春节,对为儿子的事奔跑了将近一年却至今没有任何结果的彭先生来讲,过得其实不轻松:一个月前,他读初二的14岁的儿子小东从学校退学回家,而这,缘于2007年那个未完成的包皮手术。

“他现在连陌生人都不敢见。

这样下去,不知道将来会成什么样子。

”彭先生说。

包皮手术:剪不断,理还乱 多年来,彭先生一直担心儿子小东因包皮过长而影响发育,早就想带他去做包皮环切术,但去哪里做一直拿捏不定主意。

经过前思后想,他终于在2007年1月23日下定决心,带儿子到深圳市宝安区的医院―――宝安区人民医院就诊。

当天,彭先生来到宝安区人民医院,当时的门诊医生给小东检查以后,安排于1月27日下午2时30分到该院康复楼四楼泌尿外科进行包皮环切术。

见检查及手术安排这么顺利,彭先生高兴地领着孩子回了家。

1月27日下午,彭先生带着儿子来到了宝安医院康复楼四楼泌尿外科住院部,几名医生在治疗室内半个多小时后出来对他说,他儿子包皮粘连而康复楼手术器械不齐,要退回门诊重新安排到3月15日于门诊一楼手术室再进行手术。

“那时我心里就存有疑问,虽然不是什么大手术,可也不至于这么随意。

已经上台的手术怎么说不做就不做了?”彭先生说。

但他仍然相信医生,按照医生的吩咐回家等候医院的消息。

“1月28日下午,我突然接到一个彭主任的电话。

叫我带小孩于1月29日下午去宝安医院康复楼四楼找他。

”彭先生说,这个彭主任说看能否先给他的儿子把包皮粘连剥开。

1月29日下午,彭先生又带着儿子来到了宝安医院。

“彭主任说他很忙,我们在那里一直等到4点半他才把我儿子叫进办公室。

并且不让我进去。

”彭先生只好在走廊上等儿子出来。

过了半小时,彭主任出来告诉他已为小东剥开了包皮粘连,但粘连部位仍有炎症,开了1支红霉素软膏给孩子外用,并叫孩子三天之后再来康复楼进行手术。

2月2日,彭先生带着儿子第四次来到宝安医院康复楼,在治疗室外接诊的是另两名医生,告知彭先生他儿子粘连部位的炎症还没有好。

叫他2月7日再去医院。

但在2月5日,彭先生又接到彭主任的电话,叫他下午4点半带小孩再去医院。

“下午我们到了以后,他又单独叫我小孩进他的办公室,过了30分钟,他出来又说炎症没好,叫我们2月9日下午4点半再去做手术。

2月9日下午4点半,彭先生带着儿子又来到彭主任的办公室,同上次一样,彭主任单独把小东带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